错误提示

玩命加载中
首页 >  裁判文书  > 秦某、长子县人民政府行政赔偿赔偿判决书

秦某、长子县人民政府行政赔偿赔偿判决书

风险等级
执行法院
案例号 (2019)晋行赔终第◎◎◎◎号
文书类型 行政赔偿判决书
发布时间 2020-01-14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赔偿判决书

(2019)晋行赔终第◎◎◎◎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男,汉族,◎◎◎◎年◎◎月6日出生,住所地山西省长治市。

委托代理人秦某2,女,汉族,1976年11月3日出生,住所地山西省长子县,系◎◎◎◎之女。

委托代理人秦某3,男,汉族,1983年8月19日出生,住所地山西省长子县,系◎◎◎◎之子。

上诉人(原审被告)◎◎◎◎。

法定代表人赵某,职务县长。

委托代理人李某,◎◎◎◎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秦某4,山西振坤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行政赔偿一案,◎◎◎◎、◎◎◎◎均不服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晋05行赔初第◎◎◎◎号行政赔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原告◎◎◎◎(又名秦建明)的的房屋位××县,《宅基地使用证》编号为第◎◎◎◎号,记载面积长3.57米,宽4.75米房屋结构为二层,间数为一间,院内由秦建明、秦三喜、秦满喜、秦安堂四户共同使用宅基地面积0.05亩。2016年初,◎◎◎◎为实施县城道路拓宽改造及周边环境整治工程,成立了项目指挥部,负责该项目工程的征收补偿工作。该指挥部又与长治市城区上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城乡拆迁清理中心就拆除工程施工项目签订相关协议。2016年7月25日,◎◎◎◎的房屋被公司强拆。◎◎◎◎不服,遂提起行政诉讼,该院作出(2016)晋05行初第◎◎◎◎号行政判决书,判决结果“确认被告◎◎◎◎对原告◎◎◎◎的房屋进行拆除的行政行为违法。”◎◎◎◎不服提出上诉,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晋行终第◎◎◎◎号行政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原告◎◎◎◎于2017年8月27日向◎◎◎◎邮寄EMS第◎◎◎◎号快递,内件品名标注《违法强拆房屋赔偿申请书》。2017年10月9日,原告◎◎◎◎向该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该院作出(2017)晋05行赔初第◎◎◎◎号行政赔偿裁定书,因提起行政赔偿没有经过赔偿义务机关先行处理程序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又于2018年1月◎◎日向本院提起赔偿诉讼,请求判决被告赔偿因被告强拆造成的经济损失135.1785万诉讼在案。经被告申请,2018年10月15日山西省琨仲房地产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作出晋琨仲估字[2018]第◎◎◎◎号0-第◎◎◎◎号《房地产估价报告书》,对长子县北大街丹朱镇同福村◎◎◎◎房屋被拆当时市场价值及造成的实际损失价值评估,估价时点为2016年7月25日,房屋总层数2层,宅基地使用面积16.96平米,建筑面积38.16平米,评估价值为43100元。

原审法院认为,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晋行终第◎◎◎◎号行政判决书已经对◎◎◎◎强制拆除◎◎◎◎《宅基地使用证》编号为第◎◎◎◎号房屋的行为确认违法,对◎◎◎◎的房产损失依法应予赔偿。关于◎◎◎◎的损失赔偿数额问题。◎◎◎◎的房屋建筑面积38.16平米,宅基地证登记的是住宅,说明涉案房屋并不是用于商业性。原告举证证明在征收之前的2013年,原告涉案房屋实际上已经改为商业用房,但没有提供用于商业性质的营业执照等证据佐证。原告◎◎◎◎提供了郭玉红的长子县玉红调味副食店的第◎◎◎◎号许可证和杨秀芝的长子县十里香醋行注册号140428610◎◎489《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但该证据不是使用于涉案房屋的,不能证明原告涉案房屋为商业用房,故不能按商业用房的标准给予赔偿。但在庭审中,被告表示涉案房屋一层曾经用于小卖部或卖水果小商部事实,介于这种情况,涉案房屋一层的赔偿标准应区别于普通住宅用房。如何确定◎◎◎◎住宅的赔偿标准问题。被告于2018年5月17日申请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鉴定中心进行司法鉴定,该院于2018年5月22日移送司法鉴定中心。经现场勘察和市场调查,山西琨仲房地产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于2018年10月15日作出晋琨仲估字[2018]第◎◎◎◎号0-第◎◎◎◎号《房地产估价报告》,评估◎◎◎◎涉案房屋强拆当时市场价值为43100元,估价时点为2016年7月25日。按该评估价值,◎◎◎◎无法从市场买回与被拆除房屋面积相类似的房屋居住。为保障房屋被拆除人◎◎◎◎的合法权益,平衡和弥补◎◎◎◎的实际差额损失,该院认为货币补偿应依法院审理该案件时最为类似地段的房地产市场价格确定房屋...(本文书还有5754字未显示)

查看更多请 登录 注册
客服
微信
反馈
顶部

账户余额不足提示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