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提示

玩命加载中
首页 >  裁判文书  > 符某与三亚市吉阳区人民政府行政补偿一审行政判决书

符某与三亚市吉阳区人民政府行政补偿一审行政判决书

风险等级
执行法院 海南省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例号 (2019)琼02行初第◎◎◎◎号
文书类型 行政判决书
发布时间 2020-01-07

海南省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9)琼02行初第◎◎◎◎号

原告◎◎◎◎,男,◎◎◎◎年◎◎月6日出生,汉族,住海南省三亚市。

委托代理人孟登高,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运磊,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住所地:海南省三亚市迎宾路第◎◎◎◎号。

法定代表人张华文,该区区长。

出庭应诉的行政机关负责人蔡利,三亚市吉阳区下洋田第二片区棚户区改造项目分管领导,该区政府副调研员。

委托代理人邢孔为,该区司法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高洁,海南惠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不服被告◎◎◎◎(以下简称吉阳区政府)作出吉阳府函〔2019〕第◎◎◎◎号《◎◎◎◎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以下简称第◎◎◎◎号征补决定)的行政行为,于2019年7月4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同日立案后,于2019年7月24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因本案与本院同期受理的原告谭志军诉被告吉阳区政府房屋征收补偿十三案的诉讼请求、事实与理由基本类同,本院在征得各方当事人同意后将该十四案合并审理。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9年8月1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被告吉阳区政府副调研员蔡利作为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孟登高,被告吉阳区政府委托代理人邢孔为、高洁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诉行政行为:2017年9月1日,吉阳政府发布吉阳府〔2017〕第◎◎◎◎号《三亚市吉阳区下洋田第二片区棚户区改造项目房屋征收决定》(以下简称《下洋田第二片区棚改征收决定》),决定征收下洋田第二片区棚户区改造项目(以下简称下洋田棚改项目)规划红线范围内国有土地上的所有房屋。2019年1月25日,因吉阳区政府及其房屋征收实施单位三亚市吉阳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以下简称吉阳区住建局)未能就◎◎◎◎所有的位于海南省三亚市××区房(以下简称案涉房屋)与◎◎◎◎达成征收补偿安置协议,吉阳区政府对◎◎◎◎作出第◎◎◎◎号征补决定,决定:征收◎◎◎◎案涉房屋;◎◎◎◎可在吉阳区政府提供的货币补偿、房屋产权调换、产权置换与货币补偿相结合三种补偿方式中选择其一;限◎◎◎◎在该决定送达之日起30日内与吉阳区政府办理房屋征收补偿手续,签署安置协议,并将案涉房屋腾空,交付吉阳区住建局验收后拆除。

原告◎◎◎◎诉称:◎◎◎◎所有的案涉房屋被《下洋田第二片区棚改征收决定》划入征收范围后,因政府补偿不合理,故◎◎◎◎一直未与征收部门签署补偿安置协议。2019年1月25日,吉阳区政府向◎◎◎◎作出了第◎◎◎◎号征补决定。◎◎◎◎经调查得知,下洋田棚改项目已被纳入三亚市棚户区改造范围,依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以下简称《国征条例》)、三府〔2015〕第◎◎◎◎号《三亚市人民政府关于印发三亚市棚户区改造房屋征收补偿安置暂行办法的通知》(以下简称三府〔2015〕第◎◎◎◎号通知)及其他相关法律、法规之规定,对于被纳入三亚市棚户区改造的案涉项目而言,有权实施征收决定及后续作出征收补偿决定的主体应为三亚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三亚市政府),而非吉阳区政府,故吉阳区政府无权作出第◎◎◎◎号征补决定。另结合案涉项目未经立项审批及其他相关事宜,◎◎◎◎认为,吉阳区政府在作出第◎◎◎◎号征补决定时存在无法定职权、程序违法、补偿不合理等一系列违法行为,依法应当予以撤销。为维护◎◎◎◎的合法权益,请求法院依法撤销吉阳区政府作出的第◎◎◎◎号征补决定,并判令吉阳区政府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原告◎◎◎◎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1.◎◎◎◎身份证复印件;2.《职工集资房合同书》;证据1、2证明◎◎◎◎具有本案原告诉讼主体资格;3.海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的《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4.《◎◎◎◎关于对陈人鹄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答复》;5.第◎◎◎◎号征补决定;证据3-5证明第◎◎◎◎号征补决定违法,应当予以撤销;6.《下洋田第二片区棚改征收决定》,证明下洋田棚改项目的征收决定于2017年9月1日作出并公布;7.《三亚市人民政府关于印发三亚市棚户区改造项目采用公开招标方式进行政府购买服务实施方案的通知》,证明案涉棚改项目没有公开招标,征收程序不合法。

被告吉阳区政府辩称:一、吉阳区政府有权作出房屋征收补偿决定。《国征条例》第四条规定,市、县级人民政府负责本行政区域的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2017年6月13日,中共三亚市委及三亚市政府发布三办发〔2017〕第◎◎◎◎号《中共三亚市委办公室三亚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三亚市棚户区改造征收工作强区扩权的通知》(以下简称第◎◎◎◎号强区扩权通知),该通知第三条第一款载明:依据《国征条例》,结合三亚实际情况,2017年新启动的棚改项目的征收决定、征收公告由各区人民政府(育才生态区管委会)负责发布。《国征条例》第二十六条规定,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主体按照征收方案作出补偿决定,并在房屋征收范围内予以公告。据此,吉阳区政府有权作出征收补偿决定。二、吉阳区政府作出第◎◎◎◎号征补决定的依据充分,程序合法。(一)征收方案未撤销,依据方案作出的征收补偿决定合法有效。下洋田棚改项目被列入三亚市棚改项目后,吉阳区政府于2017年9月1日作出《下洋田第二片区棚改征收决定》,于2017年10月19日公告该片区征收补偿安置方案。◎◎◎◎在知晓前述决定及方案内容的情况下,并未在法定起诉期限内对征收决定及征收补偿安置方案的合法性、合理性提起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征收决定和征收补偿决定是两个行政行为,◎◎◎◎对第◎◎◎◎号征补决定提起诉讼不应当审查已过起诉期限的征收决定和征收补偿安置方案。因此,吉阳区政府依据有效的征收补偿安置方案作出第◎◎◎◎号征补决定符合法律规定。(二)第◎◎◎◎号征补决定的作出及送达程序合法。在下洋田棚改项目发布征收决定及征收补偿安置方案期间,◎◎◎◎参与了评估机构的选定、房屋的测量,对评估机构作出的房屋价值评估报告及其装修估价报告充分知晓。但因其要求过高,故一直未与吉阳区政府达成征收补偿协议。吉阳区政府于2019年1月9日向◎◎◎◎下发了《◎◎◎◎关于房屋征收补偿的告知书》,告知其在收到后十五日内带着材料到吉阳区住建局签订征收补偿协议,逾期将作出征收补偿决定。◎◎◎◎在收到告知书后仍未在期限内签署征收补偿协议,吉阳区政府于2019年1月25日作出第◎◎◎◎号征补决定并进行了送达,程序合法。综上,请求法院依法驳回◎◎◎◎的诉讼请求。

被告吉阳区政府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1.《三亚市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将市食品供应公司、市食品冷冻厂下洋田片区部分宿舍纳入旧城区改造的请示》(三国资〔2016〕第◎◎◎◎号);2.《三亚市人民政府关于印发三亚市2017年棚户区改造备选项目计划表的通知》(三府〔2016〕第◎◎◎◎号);证据1、2证明三亚市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为改善下洋田第二片区脏、乱、差的现状,消除安全隐患,向三亚市政府提出将该片区纳入旧城区改造,三亚市政府据此于2016年10月◎◎日将下洋田第二片区纳入2017年棚户区改造备选项目计划当中;3.《三亚市人民政府关于印发2017年三亚市城市棚户区改造工作推进方案的通知》(三府〔2016〕第◎◎◎◎号);4.《三亚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三亚市2017年重点棚改项目推进时间节点表和三亚市2017年计划启动棚改项目推进时间节点表的通知》(三府办〔2017〕第◎◎◎◎号);证据3、4证明三亚市政府于2017年4月5日正式将下洋田第二片区纳入棚改项目;5.《三亚市规划局关于下洋田片区(含棚改区改造)规划范围红线的复函》(三规建设函〔2017〕第◎◎◎◎号),证明三亚市规划局配合棚户区改造工作针对下洋田第二片区编制了规划红线范围图;6.《◎◎◎◎关于吉阳区下洋田第二片区旧城改造项目房屋拆迁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情况的报告》(吉阳府〔2015〕第◎◎◎◎号),证明下洋田第二片区旧城改造项目的社会治安风险评定为低级,为保证被征收人切身利益以及该片区治安安全,应当组织征收;7.第◎◎◎◎号强区扩权通知,证明为了推动棚户区改造工作,三亚市政府授权各区人民政府负责按规定制定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方案并实施;8.《◎◎◎◎关于选定下洋田第二片区棚户区改造项目房屋征收评估机构的通告》及其附件《三亚市备案评估机构名单》;9.吉阳区住建局《通知》;10.住户选定评估机构的签名捺印凭证及现场照片;证据8-10证明经吉阳区政府组织,下洋田棚改项目被征收人自行协商选定三亚正源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源评估公司)作为房屋征收评估机构,并签名捺印;◎◎.三亚评字[2017]补偿第◎◎◎◎号《房地产估价报告》及公示...(本文书还有10716字未显示)

查看更多请 登录 注册
客服
微信
反馈
顶部

账户余额不足提示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