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提示

玩命加载中
首页 >  裁判文书  > 山西安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杨某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山西安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杨某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风险等级
执行法院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案例号 (2018)晋民终第◎◎◎◎号
文书类型 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 2019-11-26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晋民终第◎◎◎◎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住所地:山西省介休市义安镇。

法定代表人:杨锦龙,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张保生,北京中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郭晓英,北京中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女,◎◎◎◎年9月◎◎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丰台区。

委托代理人:臧小丽,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以下简称安泰公司)与被上诉人◎◎◎◎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一案,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11月2日做出(2016)晋01民初第◎◎◎◎号民事判决。安泰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安泰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保生、郭晓英,被上诉人◎◎◎◎的委托诉理人臧小丽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安泰公司赔偿原告损失共计人民币5621元。事实和理由:安泰公司是一家发行A股的上市公司,原告系二级市场的普通投资者。2016年4月20日,安泰公司发布公告,称其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安泰公司存在虚假陈述行为,其虚假陈述行为实施日为20◎◎年8月22日,揭露日为2015年4月30日。基于对安泰公司的信任,原告在实施日后买入安泰公司股票,后又由于安泰公司虚假陈述行为被揭露而遭受巨额损失,原告损失与安泰公司虚假陈述行为之间存在法定的因果关系。原告认为,安泰公司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应履行严格的信息披露义务,现安泰公司已构成证券法意义上的“虚假陈述”,给投资者造成了重大投资损失,理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故此,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原告依法向贵院提起诉讼,请贵院依法判如所请。

被告安泰公司答辩,一、原告在提起本案诉讼时,应当提交身份证明文件原件或经公证证明的复印件,未提交的,不符合人民法院受理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的基本要求,贵院应当依法裁定驳回起诉。二、关于本案虚假陈述行为的实施日、更正日、基准日和基准价。(一)本案虚假陈述行为实施日应为20◎◎年8月22日。(二)本案虚假陈述行为更正日应为2015年4月30日。(三)本案虚假陈述行为基准日应为2015年11月5日。(四)本案虚假陈述行为基准价应为3.72元。三、关于本案原告实施日到更正日期间平均买入价的计算方法。由于原告在本案实施日(20◎◎年8月22日)到更正日(2015年4月30日)期间既存在买入安泰集团股票的行为,也存在卖出股票的行为,因此,要选取合理的计算方法计算该期间的平均买入价。《若干规定》没有规定采取何种方法计算平均买入价。在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曾经审理的振兴生化股份有限公司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中,你院系采用如下方法计算平均买入价。即根据投资人交易原始记录,在实施日之后、更正日之前以每次买入价格和数量计算出投资人买入股票总成本,减去投资人在这期间收回资金的余额,再除以投资人在更正日尚持有的股票数量。这一方法将在虚假陈述实施日至更正日期间投资人的盈亏摊入了买入价格,比较公正和合理。安泰集团认为,本案也应采用该方法计算平均买入价。四、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判例,如果投资人在虚假陈述实施日至揭露日(或更正日)之后仍有买入卖出股票的行为,则应当认定投资者的交易决定并未受到虚假陈述行为的影响,投资者的投资损失与虚假陈述行为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因此,原告在更正日后仍存在买入行为或更正日前即存在卖出行为,应当认为原告的投资决策并未受到安泰集团虚假陈述的影响,原告的投资损失与安泰集团虚假陈述之间并无因果关系,不应由安泰集团赔偿。五、本案虚假陈述更正日至基准日期间,正好跨越了2015年A股“股灾”,中国证券市场大幅下跌,而安泰集团所处的钢铁、煤炭板块跌幅更大,导致安泰集团股票价格也同步下跌。此外,在此期间,安泰集团经营业绩下滑严重,发布了一系列重大利空消息,也对安泰集团股票价格下跌造成影响。因此,本案原告的投资损失系由系统风险因素和非系统风险的其他因素叠加造成的,与安泰集团的虚假陈述行为之间没有因果关系。对于原告的投资损失,安泰集团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根据法律规定及司法实践,如果投资者的投资损失系因证券市场系统风险及非系统风险的其他因素造成的,则虚假陈述与投资者的投资损失之间没有因果关系,虚假陈述行为不承担赔偿责任。在本案更正日至基准日期间,正好经历2015年A股“股灾”,中国股市受“股灾”影响整体大幅下跌,而安泰集团所处的钢铁、焦炭行为形势严峻,行为板块跌幅更大。在原告主张的投资损失中,因证券市场系统风险因素造成的损失部分约占74.01%,该部分损失与安泰集团的虚假陈述行为之间没有因果关系,应当予以剔除,依法不应由安泰集团赔偿。本案更正日至基准日期间,由于经营业绩大幅下滑,安泰集团连续发布公司业绩持续亏损等重大利空消息,这也导致公司股价下跌。在原告主张的投资损失中,因安泰集团自身经营情况不良等非系统风险因素造成的损失部分,与安泰集团的虚假陈述行为之间也没有因果关系,依法不应由安泰集团赔偿。综上,本案中,投资者的投资损失全部系因证券市场系统风险和非系统风险的其他因素叠加造成,与安泰集团虚假陈述行为之间并无因果关系,依法不应由安泰集团赔偿。安泰集团认为,在具体计算投资差额损失时,应当采用合法、合理的计算方法;对于在实施日后卖出股票或在更正日后仍买入股票的原告,应当认为其投资决策并非受到安泰集团虚假陈述的误导,其损失依法不应由安泰集团赔偿;原告投资损失是证券市场系统风险和非系统风险等其他因素叠加造成的,与安泰集团虚假陈述行为之间并无因果关系,依法不应由安泰集团赔偿。

原审查明:安泰公司是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股票代码600408,股票名称安泰集团。至20◎◎年6月30日,安泰公司被关联方山西新泰钢铁有限公司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余额共计12.20亿元;被关联方山西安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余额共计25.64万元。至20◎◎年9月30日,上市公司安泰集团公司被关联方新泰钢铁公司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余额共计15.16亿元;被关联方安泰房地产公司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余额共计25.64万元。在安泰集团公司发布的20◎◎年中期报告(实施日)、第三季度报告中,均未能及时、准确的披露上述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第一百九十三条的规定,故证监会对其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公司管理人员作出罚款、警告等行政处罚。2015年4月30日(披露日),安泰公司在”巨潮网”公布了《20◎◎年年度报告》,对《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的虚假陈述行为予以公告更正。本案实施日为20◎◎年8月22日,披露日为2015年4月30日,基准日为2015年11月5日,基准价为3.72元。2015年4月30日至2015年11月5日期间(即披露日至基准日),上证指数从4441点跌至3522点,跌幅达20.69%,安泰集团股价从6.16元跌至3.81元,跌幅38.15%。原告于2015年3月17和2015年3月18日两次共计买入山西安泰股票23200股,买入价格为3.95元和3.98元,股票一直持有至基准日。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安泰公司资金被关联公司占用,该情况未按临时报告与定期报告的要求在证券市场上及时披露,违反了《证券法》的相关法律规定,受到证监会的行政处罚,被告此行为已构成虚假陈述,结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受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的规定,符合法定条件的投资人可要求被告对投资损失予以赔偿。关于被告的虚假陈述行为与原告的损失是否存有因果关系的问题,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受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十八条的规定:投资人具有以下情形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虚假陈述与损害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一)投资人所投资的是与虚假陈述直接关联的证券;(二)投资人在虚假陈述实施日及以后,至揭露日或者更正日之前买入该证券;(三)投资人在虚假陈述揭露日或者更正日及以后,因卖出该证券发生亏损,或者因持续持有该证券而产生亏损。原告的行为均符合上述规定。被告抗辩在揭露日后投资者仍继续购买该股票的应认定其交易决定与虚假陈述行为之间不具有因果关系,其损失不应由被告承担,并提交了相关案例予以证明。本院认为投资者决定投资某一股票是由多种因素所决定,简单的以在揭露日后仍购买该股票就推定出投资者未受虚假陈述行为影响的结论,没有法律依据,也与客观实际不符,在揭露日后,股票价格回归其真实价值,投资者购买的行为更能说明虚假陈述行为与股票价格是紧密联系的,被告当然应承担赔偿投资损失的责任,该抗辩理由本院不予采纳。被告安泰公司抗辩原告的投资期间正是2015年A股“股灾”期间,股市全面下跌,煤炭、钢铁板块跌幅更是巨大,在该期间,被告还发布了《20◎◎年年度报告》、《2015年第一季度报告》、《关于公司股票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公告》等一系列“利空”消息,公司经...(本文书还有11178字未显示)

查看更多请 登录 注册

法海风控小程序

安卓扫码入口

IOS扫码入口

IOS小程序付费教程

IOS小程序付费教程

客服
微信
反馈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