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提示

玩命加载中
首页 >  裁判文书  > 甘肃鸿泰种业股份有限公司与山东爱农种业有限公司、刘某种植、养殖回收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甘肃鸿泰种业股份有限公司与山东爱农种业有限公司、刘某种植、养殖回收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风险等级
执行法院 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人民法院
案例号 (2019)甘0702民初第◎◎◎◎号
文书类型 -
发布时间 2019-11-10

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甘0702民初第◎◎◎◎号

原告:◎◎◎◎。住所: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南环路新闻大厦15楼。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6207******670C。

法定代表人:乔喜红,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薛兴华,甘肃金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住所:山东省郓城县双桥工业园。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717******055。

法定代表人:刘士瑾,该公司总经理。

被告:◎◎◎◎,男,◎◎◎◎年◎◎月◎◎日出生,汉族,山东省郓城县人,住山东省郓城县。公民身份号码:×××。

两被告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旭东,甘肃重光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以下简称“鸿泰种业公司”)与被告◎◎◎◎(以下简称“爱农种业公司”)、◎◎◎◎种植回收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4月25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鸿泰种业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薛兴华、被告爱农种业公司、◎◎◎◎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旭东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鸿泰种业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要求被告支付原告种子款588925元,承担逾期付款利息5◎◎14元,合计640039元;2.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2018年年初,原、被告就玉米制种达成合作意向,2018年3月27日,双方签订《玉米杂交种子委托生产合同》一份,约定:由原告为被告生产爱农29,爱农2041品种玉米种子约500亩,在预计亩产量400Kg以上的基础上,约定成品批量玉米种子按1.6元/kg结算代繁费用,低于400kg,按400kg计算。并对其他事项进行了约定。合同签订后,原告积极落实种植基地,确定在甘州区沙井镇为被告生产该品种的玉米种子。种植季节到来后,被告向原告发运了种子亲本,原告根据双方就该系列品种玉米种子生产共同制定的规程,组织、指导农户进行铺膜、播种等田间操作。2018年6月上旬,原、被告对合同实际种植面积进行了核定,确定生产面积为607.52亩。秋收后,原告将种子集中晾晒、烘干脱离包装。发货前,双方就种子款形成书面结算协议,约定被告至迟于2018年◎◎月15日将种子款全部付清。原告根据被告的要求发货后,被告陆续支付原告部分种子款,但至今对爱农2041品系的种子未通知原告发货,并拖欠种子款588925元,经原告多次催要,被告至今未付,故原告诉至法院。

被告爱农种业公司辩称,原、被告签订《玉米杂交种子委托生产合同》属实,根据杂交玉米制种技术操作规程,母本穴播粒数不少于2粒,株距24㎝,深度3㎝,按照上述播种标准被告向原告提供的母本只能种植70余亩,达不到原告主张的种植面积,原告未按合同及制种技术操作规程的约定种植,致使种植亩数和亲本数量严重不符,亩产值仅为约定的一半。其次,原告种植的爱农2041亲本混杂,原、被告均同意不予结算,仅结算爱农29即是对整个玉米杂交种子委托生产合同进行的结算,截止原告起诉之日,被告欠原告制种款136875.6元未付,故原告所诉不属实。

被告◎◎◎◎辩称,答辩意见同被告爱农种业公司,补充陈述涉案合同双方为本案原告和被告爱农种业公司,被告◎◎◎◎不是合同相对方,在本案中不承担责任。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8年年初,原告与被告爱农种业公司达成玉米杂交制种意向。2018年3月27日,被告爱农种业公司作为委托方(甲方),原告作为受托方(乙方),双方签订《玉米杂交种子委托生产合同》一份,编号为2018-005,约定被告爱农种业公司委托原告生产爱农29、爱农2041玉米杂交种子,其中爱农29预约生产面积350亩,定价保底产量400㎏/亩,预计总产净籽140000㎏,爱农2041预约生产面积150亩,定价保底产量400㎏/亩,预计总产净籽60000㎏。预约生产面积正负偏差浮动20%以内视为正常,最终结算面积以实际种植后双方核实并经代表签字确认后为准。合同约定种子纯度≥97%、净度≥99%、发芽率≥92%、...(本文书还有5124字未显示)

查看更多请 登录 注册

法海风控小程序

安卓扫码入口

IOS扫码入口

IOS小程序付费教程

IOS小程序付费教程

客服
微信
反馈
顶部